读《剑桥中国隋唐史》摘抄和感想

这本《隋唐中国史》反复看了很多遍,写得非常好,有独到的见解。

本书认为,武则天之受谴责,原因在于她的许多行为不符合儒家准则,如沉溺于佛教,延长服母丧期以提高妇女地位,派武延秀至突厥与默啜可汗之女结婚等。

本书虽不否认李林甫善搞政治权术,但说他是务实的政治家、精明的行政官员和制度专家。

有人说李林甫任宰相前与张九龄不和,因为后者反对他擢升,这种意见并无确证。所谓他的入相与武惠妃有关和他与裴光庭之妻私通的传说,都可能出自虚构,因为当时史家大多仇视李林甫,所以尽量给他抹黑。

关于“牛李党争”的起因,本书认为是出自始于宪宗时的个人恩怨。

本书所说“会昌毁佛”的最重要原因在于经济问题的看法虽非创见,但820年以后唐王朝的财政拮据与寺院的日益富足形成了鲜明对比,所以较有说服力。

唐朝的藩镇割据对历朝历代都是警钟!军队的权利一定不可以下放。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国内安定以后,755年的安禄山之乱几乎把王朝打倒在地,当时这一建于7世纪的强大而高度集中的政体证明已不能生存下去,除非它去与这次叛乱造成的强大的地方自治势力妥协。中国有些最富和最重要的地区实际上已不受中央的控制。但它们并不企图通过成立地方割据的国家以维护自己的独立,而宁愿继续留在一个统一的中国政体的结构之内。

叛乱引起的最重大的长期性破坏却是中央政府权威的严重丧失造成的。

北方诸镇的地位日益独立,开始出现一种新的行政作风,即由武官去履行以前的文官职责。

中央政府也被迫另找出路。政府不能再从帝国的大部分地区直接征税,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依靠劳役,于是开始通过国家专卖税(先对盐,后来对茶叶、酒和酵素)来筹措收入。

到9世纪初期,只有长江流域和南方能定期向中央政府解缴税收,政府日益依靠通过运河北运的南粮和物资来供养京师和帝国军队。